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抗战之最强民兵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阵地前熟人相见

第一百二十一章 阵地前熟人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面对前后都被堵的局面,胡昊虽然不知道这支冒充鬼子的部队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出于对保安师几千号士兵的安全考虑。当机立断的胡昊,立即命令保安师抢占阴风峡中一处并不明显的山头,进行防御工事构建。只是令其它官兵有些不解的是,胡昊对于部下提出发报求援的提议,很坚决的表示拒绝。
  
      这种看似有些前后矛盾的处置手段,在胡昊对于这支伪军师强有力的掌控之下,很快得到了最彻底的执行。从某种意义上,他们伪军师的战斗力并不向鬼子以及外界对于他们不堪一击的评价。或者可以,整天吃饱没事就窝在训练场上的这支伪军师,如果不是不知道到底应该打谁,他们的战斗力丝毫不比华夏一些正规军战斗力差。
  
      同样让伪军师官兵有些不解的是,这些从前后紧逼过来的穿着日军军装的部队,本可以一股作气攻下他们临时修建的防御阵地。可这些拥有坦克装甲跟大炮的部队,竟然对于他们构建防御工事的作法无动于衷,双方就是处于这种无声的对峙,直到将保安师全师赶进这个并不高耸的山谷中后。二方都这样的安静的对峙了起来!
  
      看着堵在山谷中的一排排日军坦克跟装甲车,站在胡昊身边的军官很是困惑的道:“师长,你觉得这支部队到底是那个方面的部队?看他们的装备跟鬼子的混成旅团很象,可这些人如果是鬼子,为何又要杀了刚才那帮该死的鬼子呢?我真是越看越糊涂了?”
  
      相比这些部下的困惑,胡昊则显得很平静的道:“如果我预料不错,今天我们应该能见到一些大人物。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何香河跟大厂都会受到袭击。那是因为渡船那个老鬼子,跟现在在石家庄方面打的热火朝天的鬼子,都没有意识到,那支民兵纵队的主力部队为何没有反击,是因为人家已经跑到这里来了。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支全付日军装备的部队,有可能就是消失在石家庄附近的民兵纵队主力部队。”
  
      就在胡昊看着心腹部下猜测眼前这支部队的归属时,他们身后突然走过来一个穿着伪军军装的中尉道:“看来柴团长的一不错,胡旅长的推断能力还是如此犀利。”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很快引来胡昊等人转头看向话的人。看到来的人竟然是师部警卫连的林信副连长时,站在胡昊身边的警卫连长很是诧异的道:“林信,你怎么过来了?还有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柴团长?你到这里来到底什么事情?”
  
      林信对于自家连长的提问并没有理会,反而将注意力看向胡昊道:“胡旅长,以你的推断能力应该猜到我的身份吧?不错,我就是华北民兵纵队驻三河的a级情报员,我的真名叫徐忠信。今天之所以挑明身份,是替我民兵东北旅的一位团长给你送封信。
  
      希望胡旅长看过信之后能给个答复,我好尽快把消息传达上去。而且需要提醒胡旅长的是,我们民兵纵队给予你考虑的时间只有半个时,半时之后如果没有答复,我民兵纵队就会发起全面进攻。何去何从还请胡旅长三思!”
  
      自己警卫连的副连长竟然是民兵纵队的情报员,这个消息令在场的保安师军官很是震惊。一直觉得林信很对自己味口的警卫连长,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道:“林信,你竟然是卧底?”
  
      林信对于警卫连长的怒目相视很平静的道:“连长,多谢这段时间你的照顾,我要告诉你的是,身为情报人员保守秘密是第一守则。我觉得现在的时间不多,还是先请胡旅长看过这封信之后我们再聊吧!”
  
      从身上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一言不发的胡昊很快将信拆开,看到书信打头的称呼,胡昊觉得心头一震感叹道:“这信竟然是柴兵参谋长的?你们民兵纵队的本事确实不凡啊!”
  
      站在身边的原旅部军官,听到这信竟然是先前脱下军装离开保安师的旅部参谋长柴兵写来的,自然很是惊讶。只是他们很好奇的是,眼前这个民兵情报员所的柴团长又是怎么回事?
  
      这封信上,柴兵先是讲述了一遍自己离开保安师,又是如何参加民兵纵队,并且已经被民兵纵队提升到民兵东北旅主力团团长位置。这次原本民兵纵队是想攻击保安师,只是跟胡昊私交不错的柴兵,特意请示了邓成功一番后,最终让邓成功给予他这些原战友一个机会。那就是和平解决,尽可能的收编或者遣散这只在柴兵看来,也是一肚子心酸的三河保安师。
  
      综合民兵情报处提供的关于保安师的评价,邓成功觉得这个胡昊尽管有错,但当上伪军师长又有那么一丝情有可言。虽大是大非处理的太过儿戏,但为了保存旅部这些兄弟,能够忍辱负重待在鬼子阵营中,并且不象其它占领区的伪军那样,欺压百姓的作风还是得到了邓成功的认可。
  
      为此,邓成功决定给予这支伪军师一个机会,那就是缴械向民兵纵队投降。只要手上没有老百姓性命的军官士兵,一律可以得到宽恕。他们可以加入民兵纵队当兵,也可以在领取二个大洋的遣散费后离开。
  
      看完信觉得这世事还真是难料的胡昊,将信转给身边几位心腹后,对林信道:“我可以接受你们缴械投降的建议,不过我想见见柴参谋长。哦,现在是你们东北旅的三团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