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章 考验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孙亦谐醒来的时候,是清晨。
  
  他并不是被某种在他脸上爬行的小动物痒醒,也不是被初春的冷空气冻醒,而是很普通的、在睡足了的情况下苏醒了过来。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已经升上了天堂,而是因为此时的他正待在室内,躺在一张床上,其身上还盖着被子。
  
  睁眼后的孙亦谐缓缓坐起身来,开始回忆自己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尽管他遇难前发着烧,但记忆并没有什么缺失的情况,他很清楚地想起,此前自己和隼人所搭乘的货船被倭寇劫了,只有他俩幸存了下来,最后隼人被倭寇抓获,而他则被扔下了海。
  
  念及此处,孙亦谐又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烧已经退了,而且全身的关节也都不痛了。
  
  于是,他便掀开被子下了床。
  
  床边就有双鞋,他试了试,很合脚。
  
  就像此时他身上穿的那套干净的新衣裳,也很合身。
  
  在这种情境下,孙亦谐自然能猜到自己应该是被某个人或某些人给救了,毕竟衣服和被子是不会自己跑到他身上来的,所以,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个人问问自己的处境,顺便感谢一下对方。
  
  他所待的房间并不大,几步便能到门口,孙亦谐推门出去后便发现,外面还有一间更大一些的房间,正中摆着桌椅,桌上还有茶水。
  
  没看到便罢,看到茶水后,孙亦谐忽然就觉得好渴,他也不管那么多,拿起桌上的茶壶,直接就用壶嘴喝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自是不会再去考虑水里有毒之类的事情,因为这屋子的主人若要害他,趁他昏迷的时候早就下手了,没必要去搞这些。
  
  孙亦谐一边往嘴里灌着茶水,一边就开始打量四周;他发现,这栋屋子,除了这间“客厅”和他刚才所在的那间卧房外,另外还有好几个房间,只是,除了厨房没有门之外,其他几间的门都关着,也不知道分别是做什么的,以及里面有没有人。
  
  扫视一圈后,孙亦谐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这间屋子对外的大门上。
  
  为什么他能知道这扇是出屋子的门呢?很简单,门旁边的两扇窗户此时都是斜支起来的,透过屋外照进来的光便知道那边就是出口。
  
  “有人吗?”放下茶壶时,孙亦谐冲屋内高声喊了起来。
  
  可是他连喊了几声,并没有人回应他。
  
  孙亦谐想了想,在没人的情况下,把救命恩人的屋子搜个遍似乎不太妥当,所以他便走向了大门,决定去屋外看看。
  
  这不开大门还好,一开他就吓一跳。
  
  这屋子的门外就是台阶,而且是那种没有扶手、非常陡峭的石阶,要是他想都不想就朝外迈步,没准一个踩空人就滚下去了。
  
  孙亦谐顺着石阶往下望,只见得一条朝斜下方蔓延的道路,被两边的山壁夹着,曲曲折折地通向远处。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出去,拾级而下。
  
  走了片刻后,前方终显豁然之色,在那台阶的尽头,一片沙滩映入了他的眼帘。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
  
  孙亦谐一眼望去,只见在几十米开外的沙滩上,有两道人影,正站在两个挺大的木头架子边上捯饬着什么。
  
  他走近几步便看清了,原来那是两个少说也有七十多岁的伛偻老翁,在海边晒鱼。
  
  “二位老丈!”孙亦谐走到附近,扯开嗓子叫了他们一声。
  
  那俩老头儿闻声回头,看了看他。
  
  随后,个子较高的那个老头率先说道:“唷,年轻人,你醒啦。”
  
  “嗯。”孙亦谐应了声,“请问是您二位救了我吗?”
  
  “算是吧。”这时,另一个较矮小的老头也回过头来,说道,“我俩看你被潮水冲到沙滩上,还有一口气,就把你捡回去了。”
  
  “哦!原来真是二位,在下孙亦谐,多谢二位的救命之恩!”孙亦谐说着,当即作揖,深施一礼。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要说了,孙哥这会儿怎么这么有礼貌呢?按说以他的教养和性格,哪怕今天是武林盟主救了他,他也最多是抱拳拱手,再来几句“他日一定报答”的场面话吧?
  
  为什么他现在面对两个寻常的老翁,倒是如此客气呢?
  
  其实您稍微琢磨一下就明白了,正因为这是两个普通的老头儿,根本不认识他,和他也没有任何利益瓜葛,所以他们救他的举动,才是最纯粹的善举。
  
  如果今天救孙亦谐的是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或者孙亦谐在被投海之前身上的钱没被抢光,那对方反倒有为名为利的嫌疑。
  
  “哎~举手之劳,没啥好谢的。”高个儿老头随口回了一句,连看都没怎么看孙亦谐,就接着捯饬鱼去了。
  
  “是啊,咱们正忙着呢,有啥事等我们忙完了再说吧。”矮个儿老头也接道。
  
  “那……我也来帮忙吧。”孙亦谐这人察言观色能力很强,一听这话就知道顺杆儿爬。
  
  话音落时,他已然上前两步,挽起袖子,麻利地抓起了一条鱼,跟那俩老头儿一块儿捯饬了起来。
  
  “嘿!小子,没看出来啊,手脚挺利索嘛。”矮个儿老头见孙亦谐上来搭手,显得颇为意外,“你家里也是打鱼的?”
  
  “那倒不是。”孙亦谐嘴上回着话,手上干活儿的速度也是不减,“不过跟水产沾边的活儿我多少都会点儿。”
  
  “哦……”矮个儿老头听罢,不动声色地转头看了那高个儿的一眼。
  
  两秒后,这两位便停下了手。
  
  “既然这样,那眼前这点活儿你替咱老人家干了呗。”矮个儿老头接着说道。
  
  “啊?”孙亦谐也是没想到,这两位还真不跟他客气,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他救命恩人,年纪又这么大了,现在对方开了口,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呃……行吧。”
  
  “嘿!那敢情好!”高个儿老头闻言,当即冲矮个儿的那位呵呵一笑,“那咱俩回屋歇着去呗。”
  
  说罢,两人转身就要走。
  
  “哎!等等,二位恩人,我还有话想问你们呐。”孙亦谐刚才主动提出帮忙,就是想趁着跟两位老人一起干活儿的功夫顺带问他们一些问题,谁知眼下这俩货一甩手就要走,这着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等活儿干完了你再上来屋里问嘛,还差这一时半刻不成?”对方回他这句话的时候,人已走出了老远,显然是没打算再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说来也奇怪,这俩老头儿走路的动作看起来并不快,但晃眼之间,就已跟孙亦谐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
  
  最初的几秒,孙亦谐对这一幕也没多想,可当他看着那两位老者走上山壁间的台阶时,有一个疑问忽然闪过了他的脑海——那石阶路这么陡、又这么长,这俩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头儿是怎么把我从海边抬到半山腰上的屋子里去的?
  
  这个问题呢,有很多种解释。
  
  比如说,那间屋子里的住客,其实不止这俩老头儿,还有其他年轻力壮的人在,只是孙哥暂时还没遇到。
  
  又比如说,这两位老爷子的身子骨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孱弱,尽管是弯腰驼背的样子,但力气可不小。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俩老头儿,其实都是隐世的高手。
  
  这样考虑的话,结合他们“一眨眼就走远”的情景,孙亦谐便有点倾向于最后的一种假设了。
  
  “妈个鸡……难道老子遇到了传说中的‘大难不死然后捡到老爷爷的梦幻情节’?”孙亦谐紧跟着就在心中自言自语起来。
  
  产生这个念头之后,他再去品品刚才那俩老头的言行,就越品越觉得像。
  
  因为他们两个的态度有点过于淡定和嚣张了……
  
  按常理来说,从海里救起别人的一方,应该比被救的一方更加迫切地想要询问对方才对。
  
  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救起来的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万一救了个落水的海盗、或者逃走的犯人呢?
  
  你救了他,他转手杀你全家怎么办?就算他还没有丧尽天良到这个地步,趁夜偷了你家的钱跑路又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