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九章:幽冥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别灰心,那只黑眼鸡不识好歹,更何况我们是人,什么时候轮到一只畜生指手画脚了?”
  云真人走后,王二关虚情假意地安慰了两句。
  “我没有灰心。”林守溪说。
  相反,他对于自己的出身更加好奇,他知道,那白雀瞳孔中的恐惧源于自己体内的白瞳黑凰剑经,黑凰……这与此处传说中的白凰又有什么关联?
  “没灰心就好。”王二关倒有些不开心了,他又敷衍了几句:“云真人刚刚也说了,大道之行,我们不过才起步,之后道路漫漫……”
  小禾听不下去了,她走过来,扯住林守溪的袖子,说:“走,我们不听畜生指手画脚。”
  “你!”王二关脸一红,随后自语道:“哼,今日数我表现得最好,你们定是嫉妒我,本少爷懒得和你们一般计较。”
  今日的考核已然结束,最后一道雷霆倒是吓了大家一跳,云真人掐指算了会,也未算出这雷霆的由来,只当是个凑巧。
  云真人在离开之前又写了几篇修行的经法,经法写在院墙上,重要性由高到低。
  在大家的眼里,未能让白雀开口的林守溪表现最差,但小禾依然喜欢黏着林守溪。
  “小禾姑娘倒是不离不弃。”纪落阳笑着说。
  “哼,我看那小姑娘不过是见色起意,等我瘦下来肯定比他好看!”王二关愤愤地说。
  “我看林守溪倒不是什么小白脸,他的武学招式扎实得很。”纪落阳收起了笑意。
  “你最近和他关系好像不错?”王二关眯起眼睛。
  “神灵传承在即,他天赋过人,却是重伤难愈,即使这样依旧没有自怨自艾,是个很不错的人了。”纪落阳说。
  “呵,我看他不过是强装镇定,等到一个人回房间了,指不定在哭呢。”王二关对林守溪意见颇大。
  他也观摩过纪落阳和林守溪比武,虽只是招式的对打,但他是识货的,知道林守溪在武道方面很有造诣,他还很不耻下问地去向他讨教过武学,谁知道林守溪只回了两个字“忘了”。
  这让他怨念颇深,生了很久的气。
  实际上,林守溪确实忘了,在他学习白瞳黑凰剑经的一刻起,先前的所有的武功就一并淡去了。
  他记不起任何的招式,但这些招式却都被剑经炼化成了本能。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在认真学习云真人留下的心法。
  这心法总共分为三部分:炼体、锻魄、通识。
  这是最基础也最有效的心法,可以强韧肉体和心神,同时增强感知力。
  除这三部分心法之外,云真人还留下了三个没什么用的小法术,供他们学习解闷。
  这三个小法术分别是驱寒、辟水、树敌。
  驱寒顾名思义是驱散寒冷,可现在是夏日,燥热无比,根本无寒可驱。辟水一词也好理解,但古庭四周皆是悬崖峭壁,眼前的大湖也干涸了,哪来的水给他们辟?
  树敌则是释放敌意,让附近的敌人生出攻击自己的欲望。
  可他们修道不久,遇到敌人唯恐避之不及,哪还会用这故意讨打的法术?
  总的来说,这三个法术都没什么用,但它们偏偏又很晦涩难学。
  用云真人的话来说,这只是让他们在夯实基础之余,用来测试自己的学习天分的。
  林守溪只在第一天将这些心法要诀都读了一遍,此后再没有看过它们一眼。
  小禾陪着林守溪一道散漫。
  倒是纪落阳与王二关,这两人似乎暗暗较上了劲。
  “你怎么总在看这个驱寒的功法?这破功法有什么用,学了也是浪费时间。”王二关好奇地问纪落阳。
  “真人留下它们自有深意。”纪落阳说。
  “什么深意?”
  “能轻易悟透的还叫深意吗?”
  “嗯……有道理。”王二关喃喃自语,又道:“可现在这般热,驱寒这两个字我看到就觉得烦躁,这等法术,练得费劲,用处还小,真没太大意义,等冬日再练也不迟啊。”
  “练不练随你。”纪落阳淡淡地说。
  晚上王二关横竖睡不着,他连夜来到了墙壁下,也开始练那驱寒的功法。
  两天之后,王二关大汗淋漓地跑到纪落阳面前,无比骄傲地说:“哈哈哈,这驱寒之术不过如此,我已经神功大成了!来,我们比划比划!”
  “哦,我没练。”纪落阳说。
  “什么?!”王二关震惊:“那你看它干嘛?”
  “只是看看,想着能不能触类旁通什么。”纪落阳说:“我也没说我在练啊。”
  “那你这两天在干嘛?”王二关质问。
  “在夯实基础。”纪落阳平静地说。
  王二关胸口一闷,“你有病吧!”
  对比屋内的刻苦修行,庭院外却是雾气颇重,一片宁静。
  林守溪依旧与小禾一同坐在崖边,看着朦胧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干涸巨湖,沉默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