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章 似是故人来 三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阿洋一时有些下不来台,他当然不会真的给一个小女孩道歉,再说这东西是荆复洲吩咐着翻的,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安愿不着急,找了把椅子在一边坐下,满脸的不识好歹。
  
  他的手指真的距离那寸皮肤太近了,几乎是本能的,荆复洲的手沿着拉链部分缓缓向前。只差一点点就要触碰到那滑腻的肌肤,安愿却忽然向前一步躲开他,回头,细长的眼睛弯了弯:“谢谢。”
  
  那一刻他忽然有了一个很荒谬的想法——也许面前的女人,是想要勾引我的,也许她在停车场里站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勾引我的。
  
  “没有,所以我才说不好意思。”阿洋说完笑了笑,弯腰把她的包胡乱整理好。兰晓就站在一边,这会儿走到安愿身后,悄声提醒她:“好了,没事就好,别得罪他,他是洲哥身边的人。”
  
  这是她平时吸的烟吗?她才十九岁,居然就开始吸烟了?
  
  一只手叉着腰,安愿的眉皱起来,一副不会善罢甘休的泼妇样子:“那我也说一句不好意思,我是哪里做的让您觉得可疑了?大哥你说出来,我以后好改正呀。”
  
  “我来接室友,我不放心她大晚上的自己回去。”安愿的神色松懈下来,靠着化妆台,双手抱胸,斜着眼睛看他:“后来我生活费不够,所以自己也来了。”
  
  她的履历很简单,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她是孤儿,母亲死于吸毒过量,父亲贩毒被判处死刑。这件事在当时闹得街坊四邻都知道,安愿被姑姑接走,那之后就是和所有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今年考来陵川市的大学,三流学校,足可见她平时功课不怎么样。
  
  比秋天来的更早的,是陵川市的台风。久居这里的人都已经习惯,所以也不会觉得太慌张。梦死今天照常营业,安愿出门前带了把伞,现在那把伞躺在地上,面目全非。
  
  她当然知道他是洲哥身边的人,所以她更要得罪他。
  
  那种他从来没有过的青春感,让他觉得遗憾
  的同时也带着点想去摧毁的欲望。
  
  荆复洲伸手接过来,心里的烦闷铺天盖地,导致他连一句谢谢都没说就转身出了后台。安愿对着他离开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这个姿势怎么看都像是一种挑衅,让一边的兰晓有点担心:“安愿,你没得罪他吧?”
  
  阿洋说着,脸上的表情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安愿面色很沉,浓妆还挂在她脸上,让她清冷的眼神带了点若有若无的凌厉:“哦。搜出来什么可疑的东西了吗?”
  
  他的想法在心里转了几个弯弯,而安愿并不知道。略显尴尬的气氛里她问:“你记住了吗?”
  
  这是一个周末,她是来唱歌的。运气不好的一点在于,台上台下都没有荆复洲。她唱的依旧是粤语老歌,不过换了件裙子,红色连衣裙,上半身露肩,下半身只盖住臀部。
  
  她的手就在这时候伸过来,掌心是一包烟。很廉价的女士烟,安愿知道他一定不喜欢,但她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帮他解烟瘾,她只是要让他知道,你的所有细微之处,我都看在眼里。
  
  这句谢谢里,感谢是真的,驱逐也是真的。荆复洲的手不动声色的收回来,他应该很潇洒的笑着说,没关系。可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堵着,让他难受。这个女人自出现开始,就一次次把他推进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坏情绪里。他的下巴绷紧了,舌尖舔过上牙——他的烟瘾犯了。
  
  他很少刻意去记谁的名字,尤其是女人。像是预料到了,安愿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我打算换衣服了,老板您不出去吗?”
  
  但梨花并不知道,在荆复洲出门之后,就看见了从走廊那边走来的阿洋和涛子。这两个人眼馋梨花很久了,涛子又是刚刚从越南回来,那批货被他走的很漂亮。荆复洲嘴里还叼着烟,烟雾缭绕里他笑眯眯的看向涛子:“上次办的不错。”
  
  牵起他的手,安愿低头用手指在他
  很明显一愣,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笑容:“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