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七百二十九章 交手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这祖师金身活转,举手就打,用的不仅仅只是九紫烈阳焚天诀中的武功。
  
  更有阴阳不死令当中的阴阳轮转之意。
  
  苏陌这两日见过九紫烈阳焚天诀的秘籍。
  
  阴阳不死令也早就已经落入了他的掌中。
  
  此时此刻,一经交手,苏陌当即就察觉到了当中变化。
  
  难道说……这祖师活转还阳,乃是依托于阴阳不死令?
  
  可是,阴阳不死令讲究‘阴不离阳,阳不离阴。’
  
  往往二人同修,一阴一阳。
  
  两者交互,方才完整。
  
  怎么到了这紫阳祖师和那东门庸的手中,全都硬生生给改了?
  
  苏陌研读阴阳不死令的秘籍,对这门武功知之甚祥,但自问,凭借自己的本事,想要更改这门可以称之为‘玄’的神功,他也力有未逮。
  
  心中种种疑惑一闪而逝。
  
  便见得眼前祖师金身勐然深吸了口气,两手一转,掌心各自凭空燃烧火焰。
  
  他身形干瘪好似柴薪,这两掌火焰,竟好像是以燃烧这残驱而生。
  
  说不出来的凄厉和决绝。
  
  而这火焰生出的一刹那,整个纯阳殿内让人呼吸如火灼,鼻子里都有一股焦湖之感。
  
  仰望之间,祖师金身好似不见踪迹,只剩下了一团滚滚烈日。
  
  骤然,这烈日压下,已经到了苏陌的跟前。
  
  苏陌不敢大意。
  
  先前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他以金钟罩硬接了祖师金身的一招九紫烈阳焚天诀。
  
  只觉得这金身内力浑厚,龙木岛主与之相比,也好似萤火比之皓月。
  
  他闯荡江湖至今,还从未见到过此等高手。
  
  当即内息一转,阴阳二气尽数化为纯阴。
  
  体内多种内力尽数凝结成了玄冰真气。
  
  一瞬间,整个纯阳殿中,冰火两股力道,遥相呼应,罡风自此而散咧咧作响。
  
  苏陌所在之处,寒冰蔓延。
  
  金身所到之处,则是草木化灰。
  
  而与此同时,这祖师金身似乎也未曾料到苏陌竟然会身怀九阴玄冰策,竟然发出了一声‘咦?’。
  
  语气疑惑之中,也带愕然。
  
  下一刻,两者轰然相撞。
  
  九阴玄冰策的神功尽数施展,祖师金身各种招式也全不吝啬。
  
  一阴一阳两种力道,反复交错,不过来去两个回合,这厅堂地面就已经支离破碎。
  
  至于说纯阳殿中的各类摆设,桌椅,更是在这交手之中,早就化为飞灰。
  
  纯阳殿中,动静极大。
  
  原本靠着门户坐着的李正元,神色上也出现了凝重。
  
  他勐然站起,回头看向了纯阳殿。
  
  眸子里尽是紧张忐忑之色。
  
  就听得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
  
  “掌门师伯……这纯阳殿内,发生了什么?”
  
  回头一看,站在跟前的正是段松。
  
  他面色疑惑,凝望纯阳殿,更是一脸迷茫。
  
  先前苏陌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古怪。
  
  按道理来说,苏陌哪怕不愿意做这守法弟子,不想接任紫阳门掌门之位。
  
  也绝不会贸然擅闯纯阳殿。
  
  这是要跟紫阳门鸡飞蛋打的节奏。
  
  这般冒失的举止,不仅仅于理不合,更跟苏陌的性格不合。
  
  除非事情已经逼迫他到了一种不得不这么做的境地。
  
  否则,绝不至于如此。
  
  因此他先前就未曾阻拦苏陌。
  
  其后一片风平浪静,但是段松却知道,这事情没有这么快就结束。
  
  李正元没走,天亮之后,苏陌是不是要从纯阳殿出来?
  
  出来之后,彼此之间又该如何见面?
  
  这些事情都得有个结论。
  
  所以,他自然也是老老实实的等着。
  
  却没想到这午夜刚到,纯阳殿内,顿时有内力罡风,苏陌明明自己一个人在里面,这是在和谁交手?
  
  不仅仅是他疑惑,段松周围还有很多紫阳门弟子。
  
  都是满脸的大惑不解。
  
  李正元深吸了口气,却并未直言,只是轻声说道:
  
  “你们莫要多问,守护四方就是。”
  
  “那……陌儿他?”
  
  段松忍不住有些担心。
  
  他跟苏天阳两个是一对怨种兄弟,苏天阳这厮不当人,但是段松对苏陌,却是没话说的。
  
  虽然因为自己的一些目的和原因,曾经想要对苏陌和魏紫衣下手。
  
  但……那也是出于好意。
  
  如今苏陌情况明显不对头,如果纯阳殿内,当真出了古怪,至少也得先弄清楚再说。
  
  救人不敢谈,冲进去也算是一个帮手。
  
  至于那所谓的规矩……这种时候了,段松认为,不必要将自己自囚于规矩的框架之中。
  
  “他会没事的……”
  
  李正元袖子之下,那略显枯败的手掌,握紧拳头,也不知道是想要说服自己,还是想要安慰段松:
  
  “他绝对不会有事的!
  
  ”
  
  段松听到这里,并未多言,只是眉头紧锁。
  
  转而看向这纯阳殿的门户和窗口,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见得李正元忽然一挥手:
  
  “紫阳门弟子,各自散去,莫要于此周围徘回。”
  
  这条命令更是让众人迷茫。
  
  今天乃是紫阳门的大祭之日。
  
  此祭一年一次。
  
  往年间,纵然是没有守法弟子,他们也应该在门外守候一夜。
  
  今日怎么忽然提前就散了?
  
  段松看到这里,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脚下一点,就要硬闯纯阳殿。
  
  “回来!
  
  ”
  
  李正元一抬头,单手一拿,一股紫色内息骤然化为巨爪,缠绕于段松周身,一甩手,就将其给拽了回来。
  
  段松脚步刚刚落地,却是一刻不停,又一次朝着门内冲去。
  
  口中喝道:
  
  “当年苏师兄惨死江湖,我作为师弟却无能为力。
  
  “今日明知道苏陌遭遇对手,又如何能够在这里袖手旁观?
  
  “掌门师伯,你们囿于规矩,不敢越雷池一步,弟子却敢。
  
  “我不怕紫阳门的规矩,我只怕……将来我身死之后,九泉之下没有脸面去见师兄!
  
  ”
  
  李正元一呆,似乎都没想到,段松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叹了口气之后,却还是身形一晃,施展紫气东来,挡在了段松的跟前。
  
  探手一抓,取段松前心大穴。
  
  段松两膀子一晃,反手就是一拳。
  
  李正元大怒:
  
  “你反了不成?还敢对老夫动手!?”
  
  实际上段松这一拳打出去之后,自己也后悔了。
  
  担心苏陌以至于心头急切,竟然对掌门出手。
  
  此时被李正元一咋呼,内息顿时弱了一半,被李正元反手拿住拳头,体内的纯阳内力循着经脉而入,身形当即趔趄后退。
  
  李正元脚下一点,袖子一抖,就听得嗤嗤嗤接连数声,段松就已经被他点了穴道,定在了当场。
  
  环顾周遭,目光冷然:
  
  “你们……也想学段松吗?”
  
  众人当即连胜呼喊不敢。
  
  李正元这才一甩手:
  
  “那还不退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不闯入,却也不想退下。
  
  一时之间,彼此却是僵持住了。
  
  李正元眉头紧锁:
  
  “就为了一个苏陌,老夫的话,都不好使了吗?
  
  “此人与你们,又有多少交情?”
  
  “……掌门,苏师兄与我之间,并无私交。今日之前,我甚至只闻其名。
  
  “但是,掌门……
  
  “我紫阳门自然是尊重掌门。
  
  “可门规之中,首重的便是门内友爱。
  
  “不可自相残杀,不可见死不救。
  
  “苏师兄今日确实是坏了规矩,强闯纯阳殿罪不容赦……
  
  “但是,敢问掌门,如今苏师兄可曾被您逐出师门?”
  
  “……尚未。”
  
  “既如此,那他还是我紫阳门的一员。
  
  “如今苏师兄有难,咱们作为紫阳门弟子,不敢违背掌门律令,闯入纯阳殿,已经心生愧疚。
  
  “这会又岂能弃之而去?”
  
  李正元双眼微微眯起,看向了在场其他人,沉声问道:
  
  “你们都是这一般心思?”
  
  众人各自抬头看向李正元,虽然未曾言语,但是眼神表达已经足够清楚。
  
  李正元深吸了口气,忽然一笑,轻轻摆手:
  
  “你们都是好样的。
  
  “紫阳门正是要有你们这样的弟子,方才能够传承往续,烟火不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